與光同行

(中旭)當我13歲的時候全家移民到南美洲一個以赤道命名的國家—厄瓜多。1988年2月22日我們家三兄弟同時受浸,當時我17歲,信主後一路跟著祂的引導前行。

大學畢業後一個人留在國外,工作有高峰有低谷,高的時候擔任總經理,低的時候為了省錢從六、七十坪大的房子轉租到三坪大的房子,那時候每天只吃一個麵包配一杯咖啡,直到得了胃潰瘍。那段時間我幾乎什麼都沒有,靠著在大專兼課一點點的薪資,時常為下一餐迫切禱告。可是我記得那時候是甜美的,與主非常親密,每天早晨沐浴的時候,會跪著禱告求主眷顧,當時並不懼怕,倒是有溫馨的感覺。

不久之後有位巴拿馬的聖徒需要在厄瓜多開分店,請我管理,我答應後,發現工作地點就在帶領我們全家得救的陳牧師家的斜對面,那段時間牧師邀請我到他們家吃早餐,一起讀經禱告後再去上班,這段生活非常甜美,深信是主最好的安排。

(欣欣)我在研究所唸書時得救。因為主愛的吸引,使得我毅然決然受浸。

全時間訓練的經歷

成為基督徒的我,對於召會的全時間訓練(1〜2年認識聖經真理)滿是羨慕。然而橫在面前的兩難,是我未得救的家人的眼淚,以及家中的經濟。為難中,姊妹們陪我禱告,聚會時聖經的話語加強我參訓的心志。我承認自己時常逃避,不夠剛強。若沒有迫切到一個程度,我不輕易向神開口。但在參加訓練的事上,在禱告中藉著聖經,主引導我看到了一處經節:『凡為我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姊妹、父親、母親、兒女、田地的,必要得著百倍,並且承受永生。』(馬太福音十九29)

我要的不是外面百倍的報酬,而是與為我捨棄生命的主在一起,叫我喜樂無比。所以我放下愁煩,在禱告中告訴這位可愛救主,求祂成就兩件事:一是父親的工作平安順利,二是弟弟順利尋得工作,不讓父母掛心。2003〜2004年我參訓前後,主成就了我的禱告,使我能順利參訓,在這事上顯示出祂對我的信實。

母親的一句話,竟成為神作工的契機

媽媽有智慧、口才好,見我執著於參訓,給了我一個難題-要我在她指定的當日找到一位姊妹來說服她,她才會答應,於是便出門上班。當時我在台南並未有熟識的聖徒,更不用說要為我參訓背書。然而聖經說:『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當時我因預備博士班考試,不知如何完成這任務,所以當日利用閒暇時間出去散步禱告主,遇上一位口才極佳的中年婦人,話匣子一開,才發現對方竟是台南市召會的姊妹,因著她自己年輕時錯過參加全時間訓練的機會,所以十分鼓勵年輕人參訓。當日下班時間,那位盧姊妹就為我出馬來說服母親,母親剛開始以為我們是串通好的,但是感謝主,這是主的成全,使母親終於點頭答應。另外有一群熱心的弟兄姊妹特地開車來回7〜8個小時,陪著我從新竹南下,要為我向父親說明訓練,父親最後在百般勸說下同意我去參訓。我心裡一直感謝主奇妙的帶領,也深信我親愛的家人在諸事上能夠平安順利。

參訓期間,主賜予父親和弟弟在工作上的祝福

我親愛的父親是古蹟維修師傅,工作時間地點很難掌控。但從我參訓那年至今,父親工作穩定,除了醫治身體的一年外。甚至我在台北參訓一年中,父親工作約有6〜8個月在訓練中心附近;我回新竹福音開展,我父親也有2〜3個月停留在新竹。我都生活在父親的眼皮子底下未曾遠離。弟弟後來也因著服志願役,成為海軍軍官,使父母卸下了重擔。這是神對我禱告祈求的回應。感謝祂!

婚姻的經歷

(中旭)認識姊妹,絕對不是偶然的,這有一個美好而奇妙的過程,深信也是出於主的安排。記得剛回台灣上班沒幾天,在開車回家的途中,收音機正播放著亞伯拉罕吩咐僕人為他的兒子以撒娶妻的事例,因為被故事中利百加的仁慈、細心與殷勤所感動,所以將車駛回車庫後,仍然獨自留在車中將近四十五分鐘,直到聽完廣播並且也禱告了一會兒,才紅著眼睛回到家裏。在認識欣欣的第二天,問她英文名字的時候,沒想到正是Rebekah(利百加)。

(欣欣)遇到中旭前,我是不婚主義者。然而96年博士班求學遇到瓶頸,打算要回台南工作。在某次讀經聚會結束時有熟識的師母問候我並要我禱告詢問我是否有意願交往,叫我看看當時穿著淺藍色襯衫的弟兄,但是我用力地偷看還是只看到他的背影,師母便要我禱告,我簡單的阿們。(其實我的想法是—只要找到不符合我開的條件就停止交往)

交往時沒有任何不平安,反倒是覺得這位弟兄很奇特,我在禱告中跟主說條件:一是不戴眼鏡,二是全家要信主,結果都一一應驗了。我深信這是神恩典的帶領。祂拯救了我,翻轉了我根深蒂固的不婚觀念,我沒有害怕,使我蒙保守在婚姻中學習人生的功課。

工作的經歷

(中旭)民國99年六月我們搬了新家,感謝主一路的祝福:工作、婚姻、孩子、以及住處。當在數算祝福的同時,我姊妹總是會因為經濟,孩子教育基金以及所有將來的開支上憂慮,甚至開始有些嚴重的爭執。

姊妹因為希望有一個收入穩定的工作,所以開始忙於考試、爭取正式或代理老師的職務。但是姊妹在埋首準備考試的這段期間,我們失去了定時的交通,我們之間與主也越來越遠了,有了家卻感覺到什麼也沒有。當時我暗中向主有一個單純的禱告,期望回到當時我什麼也不是,什麼也沒有,卻全然愛主的時候,回到起初的愛…。我當時寧願一切歸零,但是滿有基督,就是之前那時候為下一餐迫切禱告的甜美。

(欣欣)每年的五月到八月這三個月內,我都會準備每一次考試,特別在弟兄暗中禱告的那一年,總共考了十所學校,全部都沒有考上,每一次考試的預備都是戰戰兢兢的花費心思體力,那時候我們夫妻倆越來越密集的一起禱告,越來越有交通,尋求主的帶領到一個地步,我就算沒有工作,我們還是緊緊的跟隨主,愛主,讚美主!就這樣,當我已不抱期望打算回歸家庭時,主卻奇妙的安排了一份代理教師的工作給我…。

(中旭)事後我告訴了我姊妹,說我之前曾這樣禱告,為此她有一段時間沒有跟我說話…。我們在這件事上經歷到:當初雖然我們有了外面看到的祝福,但是後來卻因憂慮引發爭吵失去了主的同在;至終,藉著禱告我們不顧外面的環境,只願意單單為了主,與主有親密交通,就是單純的讚美祂,過於禱告要求我們自己所要、所有的其他事物。反而得到主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

去(107)年10月3日(週三)晚上在親水公園傳福音的時候,接到老闆的一通電話,告訴我明年我所在的這個部門將會被關掉(我心裡想,現在是10月,這麼早告訴我難道是要告訴我先準備下一個工作?)。隔天(週四)晚上照常陪同一位剛得救的弟兄讀排聚集追求教材第五篇,標題是“應當一無罣慮”。我當時將工作的瓶頸告訴他,並且跟他分享主就是藉著環境向我們顯明,所以我一無罣慮,甚至隔兩天(週六)我們晨禱追求的材料裡又說到利未記結晶讀經—禧年,出現的經節又是“應當一無罣慮”,甚至當天在三樓白板上,第三次清楚地大大得寫著“應當一無罣慮,只要凡是藉著禱告、祈求、帶著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那超越人所能理解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衛你們的心懷意念”(腓四6~7)。我深深感受到主是愛我的,如同在天空上用霓虹燈秀出祂的話來,在這三天中清清楚楚的藉著環境跟我顯現三次同樣的話來提醒我,給我加力。後來沒多久,主管提出兩個職位讓我選,給了一個更好的安排,的確經歷了與光同行,主必有最好的帶領!

(欣欣)因著我總認為應當負起家庭經濟及親子教養各方面的責任,外面來看似乎是對的,但在過程中反而沒有辦法與弟兄同心合意,我總有自己的堅持,但即使我爭論贏了弟兄,裡面卻沒有喜樂。一次次失敗的經歷,沒有神的同在,叫我更是惶恐,因為聖經上說『不可藐視申言者』,並說『萬有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凡事要以基督的平安為仲裁』。看著弟兄的工作低谷時就是爭執最猛烈時,在我俯伏認罪時,我的神又興起弟兄的工作。

我深知弟兄很剛強,相對上我卻在生活中遇有爭端時,時時告訴自己我沒有錯,不願認罪的人。受浸是我人生轉變的開始,十年的婚姻,主利用各種環境叫我學會謙卑,時時轉向神,並用正確的態度對待人(也包括我親愛的家人,我的父母分別於前年七月及去年九月受浸歸入主名)。我知道我一生都在主的手裡,我也在經歷變化中,聖經中說『這人跌倒,那人扶起』。弟兄姊妹如同雲彩圍繞,我不再害怕自己失敗,因為我本是罪人,需要主時時的拯救,世上有這名為奇妙的主,我實在感恩感謝不盡,也盼望各位朋友都能得著這寶貝的主。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