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志工研習蒙恩見證

在今年3月份的兒童服事者集調中,有台南的弟兄姊妹分享他們在主日進行生命教育的經驗,藉由這樣的課程也吸引很多福音家長和孩子的加入。這使我興起負擔,報名參加了7/1的生命教育志工培訓。

這天的課程中,講師們介紹了得榮基金會的運作方式,以及基金會所研發的生命教育的教材。印象較深刻的是邀請到資深志工實際進行試教,讓我們了解生命教育的課程是著重在體驗活動,藉由體驗引發孩子們對於生命的看法。

8/19〜8/20的進階訓練,首先,第一堂課程主題是-快樂志工就是我。讓我們有個清楚的觀念,從事志工工作是一種奉獻-不求回報;但這會使志工們獲得在不同層面上的快樂與滿足。此外,講師們還針對志願服務各面向進行講解,最令人感動的是,講師們分享自身在志願服務中的經歷。其中有一位從事生命教育的志工,他分享了他在課堂中遇到一些特殊需要關愛的孩子,他用他的生命來分賜生命,使得孩子的生命也有了很大的轉變。講師說:「在從事生命教育課程的過程中,投資不到1%,但卻贏得孩子熱情的擁抱」。這真是上算!

在這次培訓過程中,我看到很多年長的弟兄姊妹,他們也全程參加這樣的培訓,真是令人敬佩。雖然在進行生命教育課程中,我們無法直接傳福音,但經由這樣的引導,相信我們會將生命的種子撒在這些孩子裡面,至終它們會發芽長大。願主帶領我們,藉由生命教育的實行,能夠得著更多神的兒女,感謝讚美主! (黃嘉鈴)


這兩天的生命教育志工研習課程非常豐富。第一天從認識志工的定義、法規、發展趨勢、內涵和青少年面面觀。第二天為服務倫理、經驗分享、志工團經營。

如何成為一位快樂的志工,就是要安裝「愛」-自我實現者程式。看見愛的需要-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二節:『…卻沒有愛,我就算不得甚麼。』若沒有愛,怎能照顧人?為要照顧人,愛是必要的。

無須禁食或禱告,才能得著愛;甚且也不必模仿、偽裝或表演,愛就在我們裡面。只要藉著重生得著了神聖的生命,你也就有了愛,因為愛是生命的表現,是生命的另一種形態。

看見許多聖徒們參加為期兩天的生命教育志工研習,這會強化家中牧養,同時藉此關懷社區,將福音引進社區,好讓下一代能建立正確的人生觀與價值觀。 (彭榮正)


感謝主,當我看到得榮基金會有志工培訓課程,對兒童及青少年生命教育有興趣、有負擔的都可報名,我就決定報名。之所以對青少年很有負擔,是因為我以前工作的地方都會經過一家網咖,看到有很多年青人沉迷在裏面,讓我覺得這麼年輕的生命不應該埋葬在這裡,他們的生活應該是正面、積極、光明的。

目前配搭青少年讀書園的飯食,或放學時陪青少年去發福音單張,操練對人有負擔,但這少數的配搭仍是有限。藉著得榮生命課程訓練,可以到學校去接觸學生,講授生命教育課程,建立他們自我管理,自律和自治,培養小孩從小就有健全的性格和品德。這不同於以前上的公民與道德,只是知識道理。生命教育乃是融入生活,藉著有趣的遊戲、勵志影片與生動活潑的教材來啟發學生;更重要的是與學生有互動,與他們成為良師益友。學生願意主動把自己遇到的困難告訴我們,讓我們能用關愛去與他們溝通,給予青少年適當的引導。

生命教育在西方始於1968年,美國…等國家陸續發展;東方始於1989年的日本;台灣1997年也開始發展生命教育至今。因為生命教育並非一套制式的教育,相同的問題對不同的人總有不同的答案。生命的需求多面多方,透過角色扮演、體驗活動和分組討論等方式,讓學生思考,自行尋求答案。“用生命感動生命,用愛傳播愛”。著重在人生觀、價值觀的建立,以及性格、態度,甚至是生命性情改變的教育。

經過三天24小時的基礎與進階訓練,讓我看到生命教育的重要,因為這是一個付出(利他)的快樂與收穫(利己)的快樂;不只幫助別人,自己也可感受到成長的喜悅,更是一個分賜生命的教育。謝謝得榮基金會的訓練課程,讓我更了解生命教育所涵蓋的領域何其深廣,也認識每個孩子都有其特性,需要我們用欣賞、鼓勵、發掘孩子的獨特性,就像上課的老師所說︰「生命教育是現在不做,以後會後悔的事。」但願我們都是生命教育的精兵。 (蔡陳碧娥)

東馬相調蒙恩見證(三)

感謝主帶領我們參加這次到東馬眾召會的相調。出發前,我們禱告主,給我們看見該看見的,讓我們從這次的相調得到最即時的幫助。從美里、民都魯、詩巫等召會一路訪問下來,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東馬眾召會對召會下一代有「生命管線」的培育與訓練,忠信看顧、牧養、訓練一代代的年輕人近20年,這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個人觀察「生命管線」已經形成了一個網狀的結構,使青年人在紮實的成全環境中成長,有直向與橫向的連結。

在垂直向的連結中,對學員而言,受過訓的哥哥姊姊回過頭來當「小牧人」,一對一牧養較小的弟弟妹妹。而弟弟妹妹看見受過訓之哥哥姊姊的榜樣,會羨慕趕快長大,跟他們一樣。受過訓的學員,直接成為下個階段的中幹,而對服事者而言,跨城市、跨專項的兒童服事者、青少年服事者、大專服事者常常交通,使訓練課程漸進又相關聯,各階段就自然而然交接,無縫接軌。

在橫向的連結中,每一屆的學員,來自不同城市,從小就建立同儕間的革命情感。從小六、初三、到高三,每次結訓後都相約在3年後的訓練中再見,沒有一個人落單,大家一同長大、一同受成全。學期中的小假日,有小型的「假日訓練」作平時的成全,培養實力。

過程中最重要的是,家長弟兄姊妹們一路來一直在努力地敲邊鼓,極為看重這樣的屬靈成全,並同心合意全力配搭,早早幫助孩子在主裏設大志立大謀,每個階段都為孩子儆醒,不讓他們被這世代的潮流奪去。

「生命管線」是全方位的團體神人生活,訓練項目包括:(1)生活操練-洗碗、負責區打掃、內務整潔等,操練單純順服;(2)認罪奉獻-與主個人親密關係的培養、生命的認識;(3) 真理追求-讀經、背詩歌、冬夏季訓練職事信息;(4) 盡功用-操練傳福音、專項服事。

「生命管線」至終的結果是,20年來為主培養1000多位向主立定心志、願意承擔託負、有分召會各樣服事的中幹,他們受成全後,現在有許多也已在各地召會中擔負責任。我們信,這蒙恩的水流也要流到我們中間,翻轉我們的觀念,帶給我們服事下一代新的思維與實行。  (廖張慧玫)


這次我特別得供應的點是看見東馬眾召會所選的詩歌如何將我們兩地的聖徒聯在一起。其中有兩首聚會開頭的詩歌格外感動我:“主阿!我愛你”和“愛使我們相聚一起”。第一首說到信徒對主的愛。雖然新竹和東馬的聖徒外面看來很不同,但我們有同樣對主的愛。雅歌一4說,『願你吸引我,我們就快跑跟隨你…。』東馬聖徒邀我們同唱這首詩歌讓我覺得他們是在邀我們與他們一同快跑跟隨主。第二首說到信徒對彼此的愛。約翰壹書四11說,『神既是這樣愛我們,我們也當彼此相愛。』與東馬聖徒一起唱這首詩歌時,讓我感覺到他們是在愛裡與我們相聚。感謝主!這兩首詩歌提醒了我:我們兩地的召會之所以可以聯在一起是因為我們都有對主和對彼此的愛。(廖時擘)


這次相調訪問,看到東馬的兒童與青少年生命管線的實行,實在令人驚訝,對我們而言真是難以想像。我們在台灣辦三天的親子健康生活園,就已經累得人仰馬翻,但在東馬的小六畢業有兩週的訓練,初三畢業有一個月的訓練,高三畢業有三個月的訓練。

東馬聖徒告訴我們,這些孩子中也有些剛開始也很不適應,但因為有同伴,再艱難的訓練,只要有同伴就能撐過。我們與接待家庭的小孩聊天發現,這些訓練已經成為他們家中的風氣和渴慕,弟弟妹妹看著哥哥姊姊參加訓練,就渴慕趕快長大參加訓練,並且只要參加過小六成全訓練的,同一批孩子絕大部分都會繼續參加初三與高三的成全訓練。

這些初中被訓練過的青少年就能去服事國小的兒童,高三被訓練過的準大專生就能照顧青少年,受過成全的青職就能照顧大專,生命管線環環相扣,各年齡層都能盡生機的功用!

主日我們參加民都魯召會的青少年聚會,適逢當地青少年的集中聚會,許多青少年做見證如何在生活和服事上經歷主。其中有位青少年見證參加完小六兩週的訓練後,就有小牧人的呼召,呼召青少年來服事兒童,他就願意克服心中的感覺,答應呼召來服事兒童,起初在天然裡認為小兒童容易應付,但是卻經歷兒童調皮搗蛋。這使他回想到自己還是兒童時,也曾是這樣讓服事者為難,所以他一面悔改,另一面也感覺自己的不足,就與他的母親禱告到主前,讓主來做工。這使他操練在靈裡來服事,果然能在兒童服事上漸入佳境,體認到在人不能,在神凡事都能。

此外,也有青少年分享讀書與享受主的經歷,他說原是一個一遇考試就容易緊張到腦袋一片空白的人,他母親告訴他說:「你為什麼不向主求?」他就開始操練讀書前先讀經享受主,遇到難關就轉向主,經歷主作他應時的幫助。

這群青少年穿著正式服裝,自己帶詩歌、按餅,作見證,他們非常的用靈,參加他們的集中主日像是參加青少年特會一樣。這群公認最難服事的青少年,竟然能一個一個申言,而且他們的申言滿了真理與主觀的經歷,我深處不禁興起一股信心,服事他們實在有榮耀與盼望!

這次我們家的孩子也跟著去,他們最大的收穫就是認識了更多的同伴,也希望之後能有機會送孩子到東馬參加成全訓練!(王東立、王陳冠伶)


去到東馬,擺脫了忙碌的生活節奏,彷彿主再次帶我上到高山。而這一次主是藉著祂身體的豐富與榮美,再一次彰顯祂自己。

東馬許多城市街景與召會生活讓我有古早台灣的親切感。低矮的民房、厚重的木造廁所門、古樸的建築風格…不太華麗,卻有另一種歷史風味令人懷想、低吟。訪問中看到的是聖徒們心無旁鶩的以服事弟兄姊妹為念,青年人單純愛主、滿有擔當,一家一家愛主的風氣,彷彿召會生活就是他們的全部與內涵,他們洋溢出的滿足與自在,以及在地如同在天的單一與絕對,讓城市五光十色的魅惑顯得多餘又愚俗。

第一站我們被接待在美里召會黃凱孫弟兄家裡,他是黃守恆弟兄(美里召會開始於黃守恆弟兄家中)十幾個孩子中的一個。黃弟兄結婚後便開家做兒童工作,一投入這項服事就是近三十年,他喜樂的跟我們分享:「我一看到襁褓中的嬰孩,就有負擔要服事他十二年。」不經意的一句話,卻給我極深的震撼。對兒童的喜愛也處處彰顯在他與我們家孩子的互動上。走著走著,就會喜樂的摸摸他們的頭,自然而然的牽起他們的手、問候他們,彷彿是自己的孩子一般。這些兒童目前都已長大,成為他的好配搭,但他並未停歇於此,仍舊繼續服事這些兒童的下一代。

黃凱孫弟兄及他的手足許多都在東馬召會忠信服事,這使我看見黃老弟兄、黃老師母在他們身上耕耘信仰的身影。基督傳家,代代愛主,透過信仰傳遞出來的穩固與永恆則使我深感覺『他們的信,仍舊說話。』

民都魯這一站我們被接待在楊姊妹家,她是第三代基督徒。她分享兒子目前是比較軟弱的情形,不願意多有聚會。但仔細一問,才知道她兒子目前會參加小排與英語主日,主日會服事聖徒們的接送(這不已是我們正常聚會的情形?)。見到我們時,他與我們的互動及熱切,讓我得以窺見生命管線訓練在孩子們身上存留的根基與價值,服事也許暫時軟弱,但生命未曾遠離,他對弟兄姊妹的愛未曾稍減。

最後一站被接待在何弟兄家,他有五個孩子,太太有十幾年的憂鬱症,在過去十幾年的艱難中,他把家打開服事大專,大專生在他家出入好像是自己家裡一樣。晚上恰遇小排聚集,大家唱了唯一最愛是你,每個人都分享了對於愛神的經歷與光照。何弟兄緩緩地說:大家可能以為愛主是帶多少人得救,服事了多少。但聖經上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否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並跟從我。』這話從經過流淚谷的人口中道出,於我而言,已非「深刻」兩字能道盡。

謝謝弟兄們帶我們前往訪問,看見了這些美好的家風與榜樣,見證了這些絕對與豪邁。在身體的榜樣中,神帶來許多光照、激勵與醫治,再次浮現查理ž衛斯理作的詩歌:「我每靜念救我的愛,立即感覺不配;不知祂為甚麼恩待我這人中罪魁。假若我有千萬的心,也當一一歸你。」(胡彭夢潔)


我們的餘生該如何投資?馬太十六26:『人若賺得全世界,卻賠上自己的魂生命,有甚麼益處?人還能拿甚麼換自己的魂生命?』根據主的這句話,若有人因著我們的服事,其魂生命變化而至終成熟,我們所賺得的,就遠超過任何世上的成功人士了。

此次東馬之旅,聽當地召會介紹如何經營生命管線成全訓練(詳於竹訊635期刊頭),並看見如此成全出來的青年們服事我們,這一切如同北方颳來的暴風,吹得我極其慚愧。這些青年人在服事時散發出一種單純的馨香,有些甚至可分享其服事年幼者的經歷,言之有物。他們每位都參加過生命管線成全訓練,並且肯定訓練對他們的幫助。我因此受提醒,在召會生活中,不該炒短線,也不該因循苟且。我們應該有具體的服事標的,長期投資自己於其中,忍耐著結實。特別是對於下一代的成全,實在值得許多聖徒花費自己。豈可甘心看下一代隨世代潮流,或僅僅在召會生活中若即若離?

而在台灣這裡,也有許多聖徒長年勞苦經營,成全出一些青年人,所以我也不敢妄自菲薄。但在基督身體的光中,此行所聽所見,確實值得我們學習並尋求如何進步,甚至構建出本地的生命管線。但在本地召會尚未有進一步規劃以前,我建議聖徒們豫備自己,贖回光陰以累積生命、真理、體力等資本。特別是退休及考慮退休的,我推薦你們將餘生投資在這裡。相信在要來的行動中,一定需要更多的人盡功用。所以我們要先受成全,機會來到時,就會有我們的用武之地。神需要人,神需要我們,阿們! (陳友福)


感謝女婿友福、女兒子嘉、外孫女美志陪同,讓曾經旅行世界各地的我,能參與此次召會東馬相調訪問,這次訪問與我以往旅遊的感覺完全不同,是一趟屬靈之旅。聖靈充滿全身,屬靈生命成長頗多,感謝主的帶領。

看到東馬聖徒一切以主、以召會為先,奮先放下身邊瑣事接待,使我有感應該為主做些什麼-把家打開!

此次看到82歲高齡的東馬姊妹,還報名參加壯年班訓練,實在看見對主的渴望,是不分年齡的,讓我信心大增,在心中默默向主許願,回到台灣我也要報名參加壯年班訓練!                                         

看到他們有計劃地對兒童及青年人施行一系列的成全訓練,深覺我們也應該學回來,應用、加強!最後,因著他們渴慕了解我們的晨禱與週三傳福音的生活,就鉅細靡遺地介紹給他們,看到他期待並羨慕的眼神,我也滿心歡喜。

這次屬靈追求之旅,讓剛受浸不久的我,受益良多,盼望下次還有機會隨同召會外出訪問,享受基督身體的豐富。 (林貴美)


這次已是我第四次到東馬,東馬的舊造遠遠不及神的新造叫人珍賞。感謝主,每次去東馬都有新的蒙恩,不同的感受、看見和啟示。同樣是華人,在他們身上卻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特質,是我們所缺少、所羨慕的,就是那麼質樸、單純、熱切、樂觀進取,這正是神兒女所需具備的人格特質。

他們單純且同心合意,緊緊跟隨職事的帶領,進而能專一的在各專項上持恆堅守,尤其在培育下一代的事上有清楚的藍圖,經一、二十年辛苦的栽種澆灌、成全,主就叫他們生長。

當看著本地的下一代正覺一籌莫展、束手無策之際,在這裡似乎又看見一道曙光,激盪振奮著我們,這就是主的身體,主恢復的康莊大道。我們四面受壓卻不被困住,出路絕了,卻非絕無出路。(林後四8)召會要及時的跟上,因今天不做明天就會後悔。

在那裏,每到一處召會都被她們甜美的人性所顧惜。在民都魯接待我的家主,房間內為我預備三種水果、三種飲料、六種餅乾,這是他們內裡所是的表顯。而顯於外的,如會所的蓋造,更是我們所不及(當然有主觀條件也有不同),容納三千人以上的會所就有三處,而這些由眾童女的愛所建構的器皿正等著油加滿,這就是信心的工作,愛心的勞苦,盼望所存忍耐的最佳榜樣。(賴連豐)

 

東馬相調蒙恩見證(二)

讚美主,主是最瞭解我們真正需要並柔細周全照料我們的那ㄧ位,每個人裡面的故事主都知道。當初因為弟兄無法請假,打算代夫出征,但真正促使我報名的是,我想起前面弟兄說過的ㄧ句話:「怎麼不想想這其中有聖靈的工作呢?」

出發前時間很緊,生活很忙,裡面感覺這次相調應該會很喜樂,我所要做的就是敞開,因為只要敞開就會有享受。求主開啟我的眼、耳,看見當看見的,聽見當聽見的。一路上,因相調的喜樂氛圍,自然而然會有敞開的交通而帶進彼此顧惜與勉勵,裡面的情形在不知不覺中因喜樂與得供應而被醫治,全人重新得力。

最讓我感動是東馬弟兄姊妹單純愛主、愛召會並緊緊跟隨,從富有人家到貧窮之家都打開家,他們說接待弟兄姊妹是他們的『生活』。富有人家知道源頭是神,而貧窮之家說他們一樣都不缺。外在環境大不同,裡面卻同樣仰望那將百物豐富供給人的神;同樣愛主、愛召會,同樣實行神在地上的旨意。有位姊妹說,小時候只要媽媽跑來跟她們一起睡,她就知道晚上他們家有接待,他們從小就習慣這樣的生活,多美好的家風!我想到『待客要追尋機會』,又想到“搶恩典”這句話。今後,在接待這件事上ㄧ定要搶恩典!許多青職的家在繁忙工作中配搭打開家,有人接待有人接送,彼此相顧、彼此成全,何等美好!回頭想想,在新竹我們也看到這樣愛主的聖徒,打開家成了他們的生活,讓我更珍賞他們。

最讓我驚訝的是東馬的青少年願意參加長時間的訓練,升初中暑假有兩週成全(已實行17年),升高中暑假有一個月成全(已實行19年),升大學暑假有三個月成全(已實行20年),他們的孩子都知道並期待要去參加這些成全訓練。當他們受訓練之後,就會有負擔回來服事比他們年幼的;長大後到各地去求學,因所打下的美好根基,會對當地召會有負擔並盡功用;後來成為青職時,他們也是那承接託付的一群。求主加強我們的服事,讓我們的青少年也成為這樣的一班人。

最讓我個人蒙恩的是晚上的聚會。有三個晚上,新竹的聖徒跟東馬聖徒分享晨禱與福音餐廳的蒙恩見證,邱弟兄則講解真理。晨禱的重要性我懂,但身體卻跟不上。我稀奇的是,這些見證聽了三遍卻每次都如同第一次聽到般的新鮮;真理也只有一個,卻越聽越明白,以前自以為懂但其實有帕子。相調的最後一個晚上,在詩巫的交通,投影片內容(真理)開啟我的眼目,開始想要有晨禱認罪的生活。回程機上,我問身旁姊妹關於晨禱,再ㄧ次讓我稀奇,題到晨禱她就特別有活力,把她所看到弟兄姊妹因晨禱而有的變化,以及她個人如何享受晨禱,一一與我分享,讓我決定也要運用意志跟上。

感謝主,主開啟我的眼、耳,看見當看的、聽見當聽的,求主也保守我成為有活力的人,實行所當行的,阿們。(謝羅ㄧ玲)


記得多年前第一次到東馬相調時孩子還小,弟兄尚未受浸,家裡只有我一位參加,當時宣告:「下一次要全家一起來!」主是聽禱告的神,十年後不但一家四口全家得救,還一起參加此次的東馬相調。

很奇妙,這一次東馬相調訪問收穫雖多,但是最摸著我的,竟是新竹聖徒在東馬所做新鮮活潑的蒙恩見證-晨禱與福音餐廳的實行。因為自弟兄去年受浸以來,我裡面一直感覺我們家生活方式需要有一個改變,至於怎麼改變,我並不清楚。然而,來到東馬我就清楚了-就從晨禱開始。

在飛機上,主也藉著提摩太前書四8:『…操練身體益處還少;惟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向我說話。我回應主:「主你6:00叫我起床,使我身體不疲憊!」回台第二天開始每天5:50自然醒來,開始有了晨禱的生活。

晨禱的見證在新竹聽了沒有能力實行,到了東馬反而特別心動,藉著新竹弟兄姊妹的見證申言,主向我吹氣,點活我的靈,使我活過來,從墳墓裡走出來,現在不是我願意參加晨禱,是我要抓住有晨禱可以參加的機會,過兩壇禱告的生活,因為諸天的國是強力奪取的。  (涂謝小萍)


 

久聞東馬召會生活的豐富與喜樂,藉著這次的相調,果真是百聞不如一見。這次行程白天有外面舊造的欣賞,晚上和東馬聖徒一起聚會,有新造中的相調,真是無比的享受。除此之外,回到接待家庭,和他們有交通,藉此了解當地聖徒的蒙恩,實在激勵我。

在東馬,看到美里,民都魯,詩巫等地召會,在生命管線成全訓練的實行與蒙恩。小六升初一的兒童有兩週的訓練,初三升高一的青少年有一個月的訓練,高三升大一則有三個月的訓練。尤其聽弟兄們分享,每個參加完兩週訓練的兒童,都渴望能參加以後的一個月,三個月訓練,真是叫我們感動。姊妹也分享藉著小牧人的訓練,青少年都可在兒童排配搭服事,人人盡功用,實在是激勵我們。聽當地的弟兄姊妹說,東馬沒有什麼休閒生活,他們的休閒生活就是召會生活,看到東馬的弟兄姊妹如此寶愛召會生活,實在叫我敬佩與感動。藉著這次的相調,讓我看到了培育召會下一代的重要,盼望我也能把東馬的豐富與蒙恩帶回新竹,效法他們的忠信與實行,帶進更多的祝福。                      (熊惟遠)


但以理15歲時被擄到巴比倫,在王面前侍立,且勇敢拒絕王的膳與王的酒,不受巴比倫偶像的轄制,乃是因為他從小明白聖經,知道他是屬神的。而且他還有三個同伴與他一起立定心志,因此他能承接神的託付、為神的經綸禱告祈求,成為轉移時代的人!

在東馬的第三天適逢週末來到明都魯,我看到一群15歲左右的少年人,如同但以理一樣,在這彎曲悖謬的世代中為著主的經綸簡單的擺上自己,團體的禱告、單純的奉獻!對於我們的到來與訪問,他們服裝儀容整齊的來接待我們(穿白襯衫、著長褲、長裙),彬彬有禮、落落大方,更柔細的顧到我們的需要,實在讓人不敢小看他們的年輕!

主日清晨他們沒有在家賴床,乃是與同伴7:30就來在一起晨興、禱告讚美神!晨興後,姊妹們去廚房服事飯食,弟兄們則打掃廁所,作整潔、佈置會場,顧到神家的需要而擺上自己。相信今日他們能有這樣的活出,乃是因為他們從小在神的家中長成,有願意受成全的心志;並同那清心愛主的人一同領略了神的闊長高深。

因著他們的成全訓練,不是僅限一地召會,乃是東馬眾召會同心合意為著這些少年人擺上,所以他們的同伴是來自東馬各地,這不僅擴大他們個人的度量與眼界,更是使他們有一群同伴一同進入操練的實際裡!因著有同伴,看見他們喜愛來在一起過團體的神人生活,也一起進入配搭的服事裡:大專服事高中,高中服事初中,初中服事國小,每一個都是活而盡功用的小牧人,一同為召會生活獻上自己。

這趟東馬之行,讓我看見在下一代的培育上,我們需要有更多的禱告與主配合,為著主恢復成全出更多的但以理與他的同伴們,迎接主的再來!(王陳景琳)

 

台東相調蒙恩見證

經過多年的盼望,新竹市召會525區台東相調訪問之旅,終於在2017年2月4〜6日成行。原本只規劃訪問台東市召會,後來卑南鄉召會得知新竹聖徒要去台東相調,就透過台東的弟兄盛情邀約,希望我們也能前往拜訪。因此週六晚上安排訪問台東市召會與當地聖徒相調,週日有部份聖徒參加台東市召會的分區主日外,另約有20多位聖徒前往卑南鄉召會,參加當地主日擘餅聚會,並與當地聖徒相調。卑南鄉召會人數雖少,主日中午愛筵仍竭力擺上當地特產,有釋迦、香丁、麻糬等,還有自製的愛玉凍、百香果及抹茶慕斯蛋糕,三一牛肉麵店的牛肉,聖徒們得享神家的豐富並在愛裡相調。

卑南鄉召會位於花東縱谷台九線368K路段,是由台東往花蓮必經之處,過了台東綠色隧道就可看到「耶穌是主 卑南鄉召會」的招牌。卑南鄉召會的主要服事者是任職台東寶桑國中的葉弟兄及新北市五股遷居台東的林弟兄夫婦(在台東開三一牛肉麵店),會中葉弟兄與林師母分享卑南鄉召會購置會所過程。當時卑南鄉召會主日大概只有7個人聚會,而且會所是用租的,負責弟兄想要購置會,看似不太可能,甚至還有人懷疑是否有需要。後來李福明弟兄到台東服事時,卑南的聖徒再度提起購置會所的需要,經過多次交通與當地聖徒的奉獻,弟兄覺得可與外地交通了。按卑南聖徒的轉述,卑南會所的購置首先就是與新竹市召會交通,新竹市召會交通的奉獻款為30萬元(見2015年3月1日512期竹訊),而且是全台率先在財物上有交通的召會,讓他們靈裡大受感動與激勵。後來全台眾召會陸續的奉獻,使得卑南鄉會所能矗立於花東縱谷的最南端。因此得知有新竹的聖徒要去台東,就熱切盼望能接待我們,並與我們有相調、交通,這著實見證各地召會同在基督身體的一裏。

會所購置後的整理對人數不多的卑南聖徒也是個難處,他們都只能利用下班後或牛肉麵店收攤後的時間,劃分區域分段整理,會所從無到有的過程想必繁瑣勞苦,但當地聖徒林師母在交通這段過程時,卻滿了感謝主恩的淚光。看到他們為建造神家所擺上的心力,真是令人感動,我們從中也得著激勵與供應,為了神家的建造與身體的需要,我們都該竭力擺上。

卑南鄉召會現在主日聚會約有十多位聖徒,會所當初購置總價444萬元、占地111坪,當地聖徒說這是很有意義的數字,代表「昔是、今是、永是」的「三一神」,這一切都是來自神的恩典。目前會所一樓規劃有接待廳、主日會場、廚房及用餐區,二樓則有三間寢室可接待十多位聖徒,三樓將來會規劃為兒童室,也可做為接待聖徒的通鋪。當地的聖徒表示,將來連同聖徒的家,他們希望有接待一輛遊覽車人數的度量。2017新的一年就是「二靈一起」,我們成為今年第一個訪問卑南召會的聖徒。當地聖徒表示他們人數雖少,也不要成為老底嘉(意同閩南語的留在這)的召會,要多出去相調,也盼望外地召會多來相調。藉著相調,帶進負擔,有聖徒能夠遷居進入東部召會,一起配搭開展。

這次525區共有40位聖徒參加台東相調之旅,大多是一個個完整的家,台東與卑南二處召會看到我們都是全家信主、服事主,著實羨慕新竹召會全家事奉的實行。

花東縱谷真是流奶與蜜之地,一直都有神的祝福。台東除了台東市外,於大武鄉、金峰鄉、太麻里鄉、卑南鄉、鹿野鄉、關山鎮、池上鄉等鄉鎮都已設立主的金燈台,期望「神愛世人」「耶穌是主」的招牌,未來也能擴展到花東海岸鄉鎮,使主的福音充滿台東這塊美地。

Ron Kangas弟兄與新加坡姊妹們的交通(二)問答的交通

一、當孩子漸漸長大成人,卻離開了主,身為父母的我們該怎麼辦?

有一天我們會發現,孩子小的時候其實比較輕鬆;那時我們身為父母還可以管他們、帶他們。一旦他們長大成人了,你會發現自己無法違反他們的自由。就像在路加十五章,當浪子要離家出走時,父親沒有說,『我不讓你去,你要順從我!聽我的話!』父親就這樣讓他走了。這種情況,會讓你更深的經歷主。

你需要領悟這件事:孩子的屬靈前途不在你的手中。你需要尊重神在這件事上主宰的權柄。若是主沒有帶領你的兒女走恢復的路,若是主沒有揀選他們作得勝者,你會被得罪嗎?當你看見其他聖徒的孩子參加全時間訓練事奉主,在召會中找到好對象結婚成家時,你的兒女卻在世界裏流浪,你會作何感想?我非常清楚這樣的感覺。當我的小兒參加訓練時,仇敵趁機破壞了他。他裏面深深的受傷,離開召會至今已經二十年了。

這二十年來,似乎主最關切的,不是我的孩子,而是我的所是。就如同雅各失去約瑟,在我裏頭有太多的傷痛。我們為他禱告,聖徒為他禱告,千千萬萬為著這個孩子的禱告,主似乎毫不在意,祂不聞不問。我不知道為什麼全知的主允許這樣的事發生,但在我裏面有一件事是一定永定的:神是我的神;祂是公義的,祂是信實的。

有的時候我們想放棄為孩子們禱告,但我們放棄不來,我們的深處不允許我們放棄。我們只能禱告。我建議你們,要帶著耶穌的人性與他們相處。不要想給他們看職事書報,他們不會讀的;不要用在黑暗中哀哭切齒勸說、警告他們,那是沒有用的。你要過神人的生活,為他們禱告,然後讓主在這個景況中得著你。

二、在與另一位姊妹配搭的過程中,因為我們常發生衝突,裏面累積了很多感覺,讓我覺得很挫折、很受傷,所以我決定不要去接觸她,現在感覺上要再配搭已經很困難了。請問我該如何面對這件事?

我們需要認識,在基督的身體裏,肢體彼此沒有直接的關係;這聽起來可能有點奧祕,但意思是說,我們在身體裏所有的關係都是經過基督,也是在基督裏的。當我們沒有經過基督,直接的接觸姊妹時,可能是魂對魂的接觸。你在魂裏,滿了感覺,對方也是在魂裏,滿了感覺。在這種情況下,你們要不就是魂裏連結,要不就是魂裏排斥。

為著我們的生命長大,我們都需要學習,不要與任何人有天然的關係;在召會中所有的關係都該是經過基督的。帳幕豎板的皂莢木表徵最高標準的人性,但在帳幕的建造中,不是木頭與木頭接觸,而是金與金接觸。所有的木頭都要包上金,所有連接的閂也要包金;所有的接觸都是在神聖的性情裏。這樣,我們就能學習如何在靈中有耶穌的人性,而不涉及與人天然的關係。就像前面我們題到的,馬大全然活在她自己強勢的個性裏,但主卻是在祂那由神性所豐富的人性中接觸她。

我們可以注意在腓立比書的結尾,保羅特別題到了兩位姊妹:友歐底亞和循都基。(四2)我們若仔細想想,當時的情境,很可能是有位弟兄帶著這卷書信到一個家中,大聲誦讀給眾人聽。也許那個時候,友歐底亞坐在一個角落,循都基坐在另一個角落,同時聽見了這段話:『我勸友歐底亞,也勸循都基,要在主裡思念相同的事。』(2)她們必定非常驚訝。然後保羅接著說,『是的,我也求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幫助她們;她們在福音上曾與我和革利免、並我其餘的同工一同努力,他們的名字都在生命冊上。』(3)

坦白說,要幫助不合的姊妹思念相同的事,是非常不容易的。但是一旦姊妹們有了不和諧,對身體的傷害,比弟兄們之間的不合還大。因為弟兄們就像是骨骼和肌肉。姊妹們則像是內臟和組織。為了保守身體的一,我們需要學習不照著天然,不在己裏,不要有選擇性的個人關係,認識如何與人有正確的接觸。

三、我的區裏有位『馬大姊妹』,作為一個年輕姊妹,我如何才能愛她並繼續與她配搭服事,而不與她起衝突?

這並不容易。一面來說,你需要就著人性一面尊重她。她比較年長,有經歷,你需要有耶穌的人性來尊重她。另一方面,你若是有為難、挫折的經歷,就需要將這些經歷帶到與主的交通中,然後取用主的十字架,對付裏面消極的感覺。你的問題說到衝突,讓我感覺其實你並不怕與她衝突,只是想要避免衝突。若是上述兩方面的建議仍然無法解決問題,我覺得你該尋求負責弟兄的幫助,從他們得著牧養和供應。請記得,與負責弟兄交通不是控告你的姊妹。但如果你覺得這個為難的光景在聖徒中間很普遍,那麼負責弟兄需要知道這件事。主知道如何牧養馬大。

四、當我們面臨選擇顧到召會或是顧到孩子時,這些選擇會如何影響我們跟孩子的關係?可否以弟兄親身的經歷說明?

我是一九七四年開始全時間服事。我的三個孩子當時各是七歲、五歲和三個月大。我的孩子們從小就明白這件事:對他們的父母而言,一切的事都是神的國優先;基督與召會優先。我們的家總是打開的,訓練期間也常常需要接待許多聖徒,而他們也很喜歡這樣的生活。

另一面來說,我起初服事的時候受到一些宗教觀念的束縛:有位弟兄曾經告訴我,召會中沒有放假,放假是屬世的。因此,那時我覺得花時間帶家人出外是屬世的,是不應該的。但是我從一位年長的弟兄的牧養得著了幫助。這位弟兄告訴我,你需要放幾天假,帶家人出去走走。我一開始沒有聽他,直到他說了第二次我才去。但這位弟兄的幫助釋放了我脫離宗教觀念的捆綁。

其實李弟兄有時候也替同工安排出外的時間。我記得那次帶孩子到了聖地牙哥,去了海洋世界,看到了海豚、鯨魚。後來有一次我看到女兒的日記,她對那次旅行的描述,讓我知道那對孩子們是很珍貴的回憶。李弟兄曾經囑咐我們(不是僅僅建議我們),弟兄們一週必須有一天晚上與家人相處,之後我也這樣安排時間跟家人相處。所以你如果問問我的孩子,我確信他們在兒童班長大的過程中,對召會沒有任何消極的感覺。因為他們知道,父母會參加他們的體操比賽、美式足球賽,也會跟他們一起出外泛舟。但他們也尊重父母,他們知道父母的一生是為基督與召會而活。這種印象在他們裏面,留下了非常積極正面的影響。

五、姊妹們一定要結婚嗎?我們如何幫助破碎的婚姻?

並非一定。關於幫助破碎的婚姻,我們最好不要想太多,想這些能帶來甚麼益處?要幫助這種事,我們需要有一種眼光,有主的義和主的愛兩面的平衡,加上主的憐憫來調和。並且我們該全然信託負責弟兄牧養的監督。關於破碎的婚姻該如何面對,應該由原則取決。

主對於離婚和再婚的原則是很清楚的。因此就著義的一面,雙方需要釐清問題,在神和人面前釐清責任,但在愛的一面,我們鼓勵雙方復合。若是沒有釐清就離婚了,直到其中一方再婚或死亡,這個關係才真正終止。我們見過這樣的情況,一位愛主的姊妹的丈夫因著不明的原因選擇離開,離開妻子,也離開召會。但主在祂的愛裏,給姊妹預備了往前的路。當情況顯明的時候,姊妹得以跟另一位弟兄結婚,過著可愛、美好的生活。但對我們來說,最好不要想去知道這樣的事,即便知道也不要談論這種事。更重要的是,不要信靠自己的意見,過於負責弟兄的處理。我們該相信弟兄們的處理,是照著神,也是照著主的話的。如果你對一件事有特別的感覺,不要在背後講閒話、發表自己的意見,你該帶著交通的靈跟弟兄們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