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打開傳揚兒童福音

兒童工作有大的果效

一九四九年我們在台灣開工時,有幾位今日是各會所長老的青年弟兄,當時他們的父母都未婚;乃是後來經過我們撮合才結了婚。三十多年後,他們的孩子都長大了,且在召會中事奉,並擔負著重要的責任。同樣的,去年十一月間我到菲律賓,令我大吃一驚…同工、長老、替我作翻譯的,都是五○年代以後出生的青年弟兄。這種種情形就給我們看見,兒童工作實在太重要了。(主的恢復與神心願的完成,第十篇 青年人該有的屬靈活動與操練)

以馬尼拉召會為例,馬尼拉召會所以存在,可以說大部分是寄託在兒童上。今天全菲律賓的召會,差不多有百分之九十,都擔在三十歲以下的人身上,而這些人幾乎都是在召會中,從兒童聚會起一路上來的。(主恢復的前景與生機事奉的建立,二六三至二六四頁。)

從上述兩段交通我們看見,當時與李弟兄一同配搭的,或在召會中背負責任的,許多人都是從召會中成長上來的『兒童班』。因此就成全一面來說,『兒童班』在召會事奉是兒童工作大的果效。

兒童工作的帶領在於兩面:『福音』、『大量』

多年前,我們並沒有發覺兒童乃是一個大的福音;我們只顧傳福音,卻忽略了兒童也是福音的果子。前幾年我發現這個情形,就和弟兄們交通,要在台北作出一萬個兒童。若是當時我們如此實行,接觸了一萬的兒童,今天他們大部分就能成為弟兄姊妹了。雖然不能保證每一個兒童都得救,但最少也有八成能得救,那就有八千人。何況這一萬的數字是輪轉的,年年有兒童長大成為青少年,年年也有新的兒童加進來。(為著召會生活培育下一代,第十課 召會中兒童工作的重要)

一面來說兒童工作就成全面相當重要,然而李弟兄對兒童工作的帶領在於兩面:『福音』、『大量。』李弟兄盼望將台北市召會的兒童作到一萬人,那是當時主日平均的二到三倍。以今天新竹主日的平均主日人數,我們的兒童需達到二千五百人,才跟得上李弟兄三十年前的負擔。李弟兄甚至用西教士辦學校,和天主教婚姻作比方,盼望用盡各樣的智慧將我們的鄰舍、親友帶進基督信仰的環境裏。

西教士花了許多心血,設立學校,不僅啟發了人的知識,至終更是把福音傳揚給人。今天我們的兒童聚會,也要有相同的作用,要能帶進許多不信的家庭。…天主教的作法非常高明,若是有一位天主教的女子要嫁給異教的人,她需要先得到神父的許可。神父會告訴她可以結婚,但是在立婚約時要加上一個條件,就是將來生養的孩子要歸天主教。所以,他們的孩子尚未出生就入了教;這種作法實在厲害。(為著召會生活培育下一代,第十課 召會中兒童工作的重要)

家打開傳揚兒童福音

我們傳福音時,通常需要到外面拉人,甚至到學校請人,這些人都是馬路邊的人;(路十四23;)只有一班人不是馬路邊的,那就是我們自己家裡的兒童。我們何不作自己的兒童呢?馬路邊的人,可能今天來,明天就不來;但我們自己家裡的人,會一直在這裡。並且我們自己的兒童,也能去帶別的兒童來,所以他們是我們作工的對象;這是持久的、永恆的。(主恢復的前景與生機事奉的建立,二六三至二六四頁。)

今天召會提到繁殖擴增,年底的增排增區,建立福音架構…等,我們實在不須捨近求遠。我們提到福音的架構,我們每週的兒童排,就是一個很好的福音架構(然而需要有福音對象)。這事相當便當的。而我們提到增排增區,各區有家庭有兒童的,若是能趁勢鼓勵增一兒童排,這也不需太多考慮中幹是否足夠問題,目前的教材取得都已相當便當,李弟兄提到需要更多開發姊妹的功用。因此在各大組中,弟兄們可再多尋求考量,把帶頭的姊妹找來,把開排的責任託給她們,鼓勵她們,幫助她們。

一位姊妹每週能同四位幫手照顧兩個兒童聚會。一天兩位姊妹能幫助這一位照顧二十個兒童。…許多家會為召會打開而福音化。這是社區

工作。這些是“熟門”,作父母的會歡迎我們。(關於召會事奉的談話,三六至三七頁。)

我們的兒童工作能否作得好,一部分是寄託在教材上,再一部分是寄託在各地帶領的弟兄姊妹身上。…你可以把當地帶頭的姊妹找來,把兒童的責任託給她們,鼓勵她們,幫助她們。一定要帶全召會接受負擔,注意兒童工作,集中全力的作。(李常受文集一九六七年第一冊,四一八至四一九頁。)

另外,我們目前也有每月一次小五六的集中聚會,除了盼望這些小弟兄姊妹有屬靈基礎的操練,呼求主名、禱讀主話、唱詩享受主,我們也鼓勵他們邀請同學一同有分兒童排的聚集,幫助他們在福音上盡功用。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