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未記概論-第18~19篇

第十八篇、利未記的豫表(十一)痲瘋的不潔(一)

利未記十三至十四章的豫表,是從人裡面發出的不潔,也就是痲瘋。痲瘋指人明知故犯、任意妄為、定意頂撞神的罪。在舊約聖經裡有三個事例:第一,米利暗。因為頂撞摩西,背叛神的權柄;第二,基哈西。因為貪了不該得的錢財,破壞神恩典的原則,而患了痲瘋;第三,烏西亞王。因著不守自己的地位,明知自己不是祭司,不能到殿裡燒香,卻明知故犯,而患了痲瘋。

人在肉皮上的腫塊、癬或火斑,原則上都是指人外面的錯誤、弱點和過失。腫塊和癬都是表徵人與人之間有了疙瘩,有不和的光景;也就是說,我們與人之間相處的難處,有的像腫塊是重一點的、明顯的,會覺得痛,而有的像癬,比腫塊輕一點,癬只會癢,會叫你不舒服。『火斑』原文是發亮的點,指驕傲說的,意即人在某一點上有驕傲,想顯揚自己身上可誇的點。許多時候我們與人相處不來,就是因為我們要誇口,要顯揚自己。

要斷定是否為痲瘋,就需要帶到祭司面前察看,讓神斷定。祭司審斷時一面很謹慎嚴格,一面抱著寬容的態度;若不是有確定的證明,而僅僅是懷疑,祭司就不下斷案。祭司會將患者隔離七天,之後再察看。這乃是神莫大的恩典,盼望人不至於軟弱、嚴重到患痲瘋的地步,以至於從神子民中間被隔離。

要斷定是否患了痲瘋,必須有以下幾個憑據:第一,毛變白。即行為的力量衰退了,過正常召會生活的力量衰退改樣了。第二,深於皮。指明是人存心、定意與人鬧彆扭、定意與人不合。第三,火斑在肉皮上變白。這是生病過後的好現象,雖然人有過錯誤,但這個錯誤已經過去,而且他肯承認、不遮掩。第四,隔離七天。神給人七天的時間,人若肯接受生命的供應,生命在他裏頭就有一個殺死的能力,叫他身上的毛病完全得到恢復。第五,災病發暗,沒有發散。與人有疙瘩的難處消下去了,沒有從前那樣鮮明了,同時不發散,我們就知道在裏面有了生命的恩典,得了醫治。相反的就是第六,災病發散。第七,舊病發白處長出紅肉。就是舊痲瘋發作,看似停下來的難處,過了一段時間,在那個弱點上又有一種新的情形顯出來。第八,全身變白。意即人犯過罪,在神、在人面前都承認了,就可定他是潔淨了。第九,紅肉變白,表徵這個毛病過去了,留下一個生過病的痕跡。第十,長瘡處起了白腫塊或白中帶紅的火斑。意思是,當信徒中間出現一些弱點與罪過時,有祭司職分的人需要留心察看他們的情形,是否構成叫他們和神子民不能交通的罪。第十一,火傷處的紅肉成了火斑。這種火斑是由於火傷,由於人發脾氣,不能約束自己,反而顯揚自己,定罪別人而生出來的。

第十九篇、利未記的豫表(十二)痲瘋的不潔(二)

利未記十三章二十九至四十四節說到在頭上或鬍鬚上的災病。頭上有災病,總是與思想和權柄有關。能在真理、思想上一直不出錯的人,在權柄上也必定沒有問題,相反的,不服權柄的人,定規是隨意思想,隨意講說的人。鬍鬚上有災病,有一種自居、自尊、自貴的光景,所以我們要學習不自居、不自尊、不求得到別人的尊敬,不高看自己。

頭上、鬍鬚上痲瘋的斷定,有以下幾點:第一,察看有無細黃毛。這豫表基督徒正常生活的能力衰退了。第二,頭上的災病不深於皮。指他積極方面的能力沒有衰退,這問題不是存他深處出來的,只是一時的軟弱和過錯,不構成痲瘋的罪。第三,剃鬍鬚但不剃頭。這裡把頭上與鬍鬚上的痲瘋連在一起,指明一個人頭上有沒有毛病,幾乎與他的自尊和自居有關。第四,在隔離七天若未發散,就要洗衣服。意思是人既沒有毛病了,就需要整頓外面的行為與生活。第五,潔淨後,頭上的病又發散,不必再找黃毛,要斷為不潔。意思是,一個在思想或權柄上出問題的人,經對付後又發作,那就不是他一時的過錯,而是他裡面深處的問題。第六,長黑毛。是恢復能力的情形,這是病得醫治的積極證明。第七,白火斑。『白』是指生過病而好轉了,問題過去了。第八,頭禿。指這人沒有順服但也沒有背叛,不構成痲瘋的病。第九,額頂禿。指在人前或場面上不肯順服,但不是背叛,還不是痲瘋。

患痲瘋者的公開承認:第一,衣服要撕裂。衣服表徵人的行為,他們若還穿著完整的衣服,那就是假冒和偽裝。第二,要蓬頭散髮。表徵不服,是沒有約束而放肆。第三,要蒙著上唇。患痲瘋的人裏頭所說出來的都是不潔的。第四,要喊叫說『不潔淨!』這是要自己定罪自己。第五,要獨居營外。意思是要從神子民中間的交通隔離。

外還有說到衣服上的痲瘋,指人的行為和生活的毛病。第一,三種質料的衣服。在生活中與人的交往,不論是純樸如麻衣,或是溫柔如羊毛衣,還是熱切如皮衣,都不可沾染痲瘋。第二,衣服的經緯,『經』是指人如何對神(包括對一切在上的權柄),『緯』是指人與人之間平行的交往,如何對待別人接受別人的對待。第三,衣服發綠發紅。表徵人在生活行為上,有了不正常而奇異的改變,失去原來的樣子。第四,惡性的痲瘋。有蠶食的意思,這表徵擴散的罪越來越嚴重,是很厲害的病。第五,焚燒衣服。表徵人所從事的職業、買賣、工作、或交往的朋友,有嚴重的毛病,需要焚燒、燒燬,完全的除掉。第六,再洗衣服。意即這有災病的人需要重新整頓他的生活、為人、行為。第七,腐蝕的痲瘋。指從前有構成痲瘋的罪,經過察看,仍無改變的跡象,反而更深入惡化腐蝕,就要斷為不潔。第八,災病發暗,要將衣服部分撕去。表徵人仍可留在原來的職業、工作和環境上,但沾染的部分要檢查、對付並除去。第九,衣服撕去後,有災病再出現,就要全部燒燬。意指局部的對付不夠,需要全部燒燬。第十,災病離開了要再洗衣服。指對構成痲瘋的罪真實承認過的人,在生活為人上,需要再一次的對付和整頓。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