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摻雜,與主是一

淫亂和拜偶像,命定受神審判

民數記二十三章21節說,神在雅各中未見罪孽。然而,民數記二十五章卻記載了以色列人的罪孽。這罪孽包括兩件醜陋的事:淫亂和拜偶像;淫亂毀壞神所造的人,拜偶像侮辱了神這神聖者。按照聖經的記載,淫亂和拜偶像是並行的。那裏有淫亂,那裏就有拜偶像。巴勒無法用軍事或政治擊敗以色列;也無法藉著宗教打敗以色列。所以,他在巴蘭的影響之下(啟二14),就引誘以色列人墮入淫亂與拜偶像。很可能巴勒和巴蘭聯合設謀陷害以色列人,巴蘭作巴勒的謀士和軍師,教導巴勒如何絆跌神聖別、完全並美麗的子民。計謀是巴蘭發起的,而由巴勒去執行。以色列積極一面的特點就為淫亂和拜偶所抹殺。他們不再聖別、完全並美麗,反成為淫亂並拜偶像的子民。

在巴蘭的申言中,所有論到以色列的點都很積極。但這些申言之後,立刻有一章給我們看見,以色列人按照他們的天性是甚麼樣的人。巴蘭的詩歌所啟示之神對以色列的觀點,完全是積極的,但以色列實際的光景和情形卻極其消極。實際上,以色列人是淫亂和拜偶像之民。聖經對神子民的各面和身分,有著完滿的記載,啟示出我們在亞當裏面的所是以及在基督裏的所是。民數記二十五章暴露出我們在亞當性情裏的所是,乃是淫亂和拜偶像的人。按照我們亞當的性情,我們只配被殺並在日頭下懸掛。神是嫉妒的,祂的嫉妒在我們身上焚燒。祂在焚燒的嫉妒裏不容許任何屬於亞當性情的事。二十二至二十五章使我們對以色列有清楚的看見。在神眼中,這民是屬天的,但按照他們實際的性情,他們是墮落而有罪的。今天信徒的光景也是這樣。一面,我們在基督裏是美妙的;另一面,我們在自己裏面卻是淫亂和拜偶像的人,命定要受神審判。

被煉淨,重新數點

神創造宇宙,給我們有晝夜。在我們屬靈的經歷裏,原則也是一樣,有晝,也有夜。民數記二十五章所描述的經歷是黑夜,但在民數記二十六章,有一件與白晝有關的事。在向行淫和拜偶像之人藉著疫病施行潔淨以後(民二六1上),緊接著是二十六章的重新數點。二十五章的失敗是神的子民在曠野中最大的失敗。這由二萬四千人死於疫病(民二五9)這事實得著證明。這疫病是對神子民的煉淨,是一種篩除,對付了他們中間的攙雜。民數記十一章四節說到『攙雜的群眾』,這指明在以色列會眾中間有攙雜,有些不純潔的人與神的子民混在一起。

以色列的歷史是召會完整的豫表。所以,以色列人中間的攙雜,豫表召會的攙雜。召會生活總是有某種的攙雜,甚至主耶所揀選的門徒中間,也有一個是不純潔的,就是猶大。行傳五章指明,召會生活從一開頭,在耶路撒冷的召會就有攙雜。亞拿尼亞和撒非喇,是真信徒,卻是不純潔的。不僅如此,保羅在他末了一封書信—提摩太後書—中,也說了很多關於攙雜的情形。有些人,像銅匠亞力山大(提前一20,提後四14~15),恨惡保羅且反對他到極點;在亞西亞,有許多由保羅餧養長大的人,離棄他的職事(提後一15);還有一位同工底馬,因著愛現今的世代,離棄了保羅(提四40)。

民數記廿五章顯示,在神的子民中間若有攙雜,神就用失敗和風波來煉淨。在二十五章裡那次大的失敗,是神給他們的懲罰,為的是在進美地以前煉淨他們。當時被疫病所殺死的二萬四千人,應該包括那些在十四章失敗而被定罪的人。那些經過了曠野裏一切煉淨而存留的,特別是經過末了一次最大之煉淨的,乃是得著煉淨的人。這些被煉淨的人需要重新數點。這重新數點含示某種程度的頂替和重組;需要頂替所有在軍中死去的人,也需要重組軍隊。由此可見,重新數點是很有意義的。以色列人頭一次的數點,目的完全是為著組成軍隊來跟隨耶和華,同祂行走旅程,為著祂的國爭戰。可以說,頭一次數點是為著達到目標的路。然而,第二次數點的目標乃是為著進入美地。當然,這仍需要爭戰。在我們基督徒的生活裏,常常需要爭戰。為著爭戰,我們需要儆醒、禱告,常時與主是一。   

最近更新於 -0001-11-30, 週三 08:00